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世界級硬塑擠出技術
            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
            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

            用現代磚瓦重塑中國記憶

            時間:2016-08-25 11:41
            導讀: 踐行五大發展理念,落實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留住中國記憶。 運用現代磚瓦重塑中國記憶、留住鄉愁,也是磚瓦行業實現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必然要求。
            用現代磚瓦重塑中國記憶
            --訪中國建築文明推動者、磚瓦文化傳播者高玲

                     人物背景:高玲女士,1966年生于山東淄博,第十一屆全國婦代會代表、第十一屆山東省政協委員、中國工業十大傑出女性、中國磚瓦工業首項文化貢獻獎獲得者、全聯科技裝備業商會副會長、中國磚瓦工業協會副會長、國家牆材革新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全國牆材科技信息網的副理事長、大學生創業導師、山東省富民興魯勞動獎章獲得者、低碳山東功勳人物、山東省最具創新力十大女企業家、山東省建設技術創新獎、功力機器有限公司董事長。

                    核心提示:高玲女士致力于推動中國五千年磚瓦文化的傳承和發揚,拍攝《磚瓦的文明》大型記錄片,再現中國磚瓦建築的輝煌,積極推動中國建築走向世界的舞台,讓世界重新認識中國。並注重中國磚瓦建築的創新融合再發展,踏遍世界各地尋訪現代磚瓦文明,拍攝《磚瓦的現代文明-走進綠色磚世界》,將世界先進的磚瓦工藝和磚瓦文明引入國內,倡導用現代工業文明發展中國特色磚瓦建築,把“綠色.長壽命.可持續”作爲磚瓦行業發展的原動力,幫助磚瓦企業轉型升級,推動現代磚瓦進入千家萬戶,爲城市鑄魂,爲新型城鎮化鑄魂,從源頭上提升中國建築品質,爲打造“中國磚瓦”,重塑中國記憶提供可能。被業內尊稱爲“新磚瓦文明的天使”、“世界磚瓦建築的傳播者”、“世界和中國磚瓦融合的引路人”。


                    磚瓦是有無限文化生命力的載體。

                    磚瓦,是土、水、空氣和火相融合渾然天成的産物,它源自自然,在烈火中升華,在文化碰撞中成長,在建築中輝煌,在千年曆練中傳道,積澱了人類曆史發展的千年文化,是有無限文化生命力的載體。中華磚瓦誕生于5000年前,見證了華夏大地上的生産生活、社會變革和藝術思想的興衰變遷,形成了中國固有的“磚瓦文化”特色,創造了多處人類建築文明的偉大奇觀,留下了光輝燦爛的優秀曆史文化足迹。

                    中國古代萬裏長城,至今已有兩千多年的曆史,曆經風雨依然屹立于中華大地,成爲中華民族不朽的曆史豐碑,是人類文明的驕傲。它似一本囊括著中華民族兩千多年曆史文明的百科全書,承載著傳承曆史文化的重任。多少年過去,長城依舊傲然挺立,是因爲磚的堅固,歲月賦予它的是雄壯的美,透過長城我們可以看到秦磚漢瓦,更可以去發掘暗藏其中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學、美學、民俗、建築等各個方面的文化內涵。長城氣勢恢宏是秦磚的品質成就了長城的美,成就了中國建築的美。在我國古代,磚瓦生産經曆了一系列的變革,夏商周時期,由“百工”主持,大匠生産,完成了磚的第二次技術革命,秦漢以後,由中央集權的“司空”機構專管,專門的官窯作坊燒制,磚瓦生産逐漸形成規範。“物勒其名”的法律約束成就了磚瓦的品質,也創造了中國建築的奇迹,延續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時至今日,每當我們到西安、到南京,望著那雖有風化痕迹但更有曆史印記的古代磚瓦,“記憶”“鄉愁”等詞語油然而生。真的感受到了曆史、感受到了文化、感受到了生命。

                    從古至今,從南到北,中華磚瓦曆經華夏大地的文明征程,成爲中國古代燦爛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沒有“秦磚漢瓦”,就沒有萬裏長城,沒有“兩都漢賦”,沒有明清故宮,我們就稱不上是五千年文明古國。

                    當然放眼世界,沒有磚瓦,也就沒有羅馬古都、倫敦磚城,我們就沒有機會賞析格林尼治天文台“0°經線”的經典,沒有機會在斯德哥爾摩大廳的聖殿聆聽莫言、屠呦呦的獲獎感言。我們對古羅馬鬥獸場心生向往,卻不知這座古老建築的文化底蘊都是從一塊一塊的磚瓦中得到了彰顯,用磚瓦記錄了古羅馬貴族和平民的生活,記錄了他們的活動和娛樂,記錄了他們的法律,爲我們複原了古羅馬的輝煌。或許因民族和地區的不同,磚瓦的表現形式也有一定差異,但是正是因爲這種不同,才形成各具特色的民族色彩和地方色彩。因此,磚瓦是傳統文化和民族特色最直觀的傳承載體和表現形式,具有無限文化生命力。

                     磚瓦現代工藝承載著傳承“中國記憶”的曆史使命,應爲今後的曆史留下當代的中國

                     2011年4月28日,高達18層的“遼甯科技館”在6秒鍾內灰飛煙滅,此時它的壽命僅僅23歲;2007年2月,投資2.5億元的沈陽五裏河體育館夭折,年僅18歲;2009年2月,亞洲跨度最大的拱形建築--沈陽夏宮在2秒鍾內變成一堆廢墟,年僅15歲;2007年1月,浙江杭州西湖邊的最高樓--浙江大學湖濱校區3號樓被整體爆破,建成僅13歲;2010年3月,耗資3000多萬元的海南海口“千年塔”淪爲了“短命塔”,壽命不足10歲。這一幕幕血淋淋的場景不僅引發我們深思:爲什麽這些建築壽命都不足30年,建築的短壽命將會給我們帶來怎樣的災難。

                    建築短壽一方面在于文化的缺失。民國以後中國經曆了百余年的社會變革和經濟建設,在以GDP爲發展核心的經濟利益驅使下,西方強勢文化的沖擊下,中國面臨文明觀軟弱、價值觀西化等一系列威脅,反映在建築方面,城市建設“千城一面”,地域文化、地域特色正被同質化浪潮所湮沒。不同城市地理、氣候、曆史等條件各異,城市建設解決方案雷同,這樣必然會破壞原有積澱,造成巨大浪費。呆板、毫無生氣、火柴盒般的“水泥森林”看不到曆史和文化對城市性格的塑造,城市的多樣性丟失了,城市之魂將不複存在,就像北京沒有了故宮長城,世人是否還會對它心生向往,是否還會爲其所傾倒。

                    建築短壽的另一方面在于建築材料的品質。國家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仇保興表示,我國是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築量最大的國家,每年新建面積達20億平方米,使用了世界上40%的水泥、鋼筋,是世界上最大的資源浪費國,盡管如此我國現代建築的壽命與故宮長城相比,與北京四合院相比,與西方現代建築相比還有一定的差距。再加上中國當代建築注重內外牆的裝飾,裝飾材料的誕生雖然帶來了多元性個性化的多彩世界,但其較短的生命周期,在一定程度上也拉低了整體建築的使用壽命。建築生命周期縮短,拆遷周期就相應縮短,而建築拆遷産生的大量廢棄建材,成爲短期內無法消化的城市垃圾,嚴重影響城市運轉,近年來城市垃圾的處理已經成爲我國當下非常重要的社會問題,深圳渣土事件的處理給了我們深刻的警示。建築的短壽命以及過度裝飾造成的浪費不僅破壞環境,對人的健康也有各方面複雜的影響,如大量玻璃幕牆産生的光汙染,不環保建材對人體的傷害等等,不一而足。

                    磚瓦是古代建築文明的重要支撐,古代磚瓦用品質爲後人留下數不盡的百年建築或千年建築。幾千年的曆史證明磚瓦是綠色的,源自自然,回歸自然,不會對環境造成二次汙染。同時磚瓦的文化是多元的,因各地區地理環境、氣候條件和曆史人文等特點的不同而在時間的淬煉中形成本地區獨有的地域特點,多元文化的平行發展又促進了地區和民族之間的溝通與交流。因此,做爲建築“音符”與靈魂締造者的建築材料--磚瓦,負有重塑有態度、有文化氣息、有獨特地域風情建築的重任,理應承載起傳承“中國記憶”“中國鄉愁”的曆史使命,爲今後的曆史留下當代的中國。 

                    讓磚瓦現代工藝爲城市鑄魂、爲新型城鎮化鑄魂

                    2014年3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指出根據不同地區的自然曆史文化禀賦,體現區域差異性,提倡形態多樣性,防止千城一面,發展有曆史記憶、文化脈絡、地域風貌、民族特點的美麗城鎮,形成符合實際、各具特色的城鎮化發展模式。2013年底的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提出“讓居民記得住鄉愁”,也旨在強調推進以人爲核心的城鎮化的要求。基于這樣的大背景下,我們必須回溯曆史,以文爲魂,在文化傳承中提升發展的內涵;必須前瞻未來,化夢爲實,在融合創新中實現民族的偉大複興。重新梳理傳統文化,找到傳統文化的根脈,鑄造建設之魂。

                    中華民族是最善于將信仰生活化、宗教世俗化的民族。那麽,中華民族的宗教信仰、共同價值是如何生活化、世俗化的呢?宗族化、建築化、日常化是最重要的三大途徑。宗族化是血脈傳承,建築化是空間載體,日常化是生活範式。其中,建築是一切行爲的物質基礎,是核心。理解了這一點,就會明白爲什麽我們的先人會高度重視建築的選址規劃,會充分考慮空間布局的利害平衡,會把四合院的建築範式與宗教信仰的修行完美地結合在一起,使國人的日常生活成爲踐行教義的方式。因此,建議中國的新型城鎮化建設,首要工作就是要在起步規劃階段爲建築鑄魂,爲城鎮鑄魂。否則,城鎮千篇一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將留下永遠的遺憾。

                    我們知道,材料是先導性産業,也是基礎性産業。對于建築而言,沒有不斷創新、富有文化內涵、具有審美價值的建築材料,就沒有差異化、有美感的高品質建築,又何談爲建築鑄魂,爲城鎮鑄魂?而陶質磚,在高玲眼中,便是富于以人爲本的文化內涵和審美價值的最佳建築載體。高玲介紹說,陶質磚之所以曆經數千年而不衰,備受人們青睐,是因爲它具有其它材料(諸如混凝土、石材、玻璃等)不具備的功能優勢,它是建築材料中的全能冠軍。它具有很好的耐候性、永不褪色性、可回收重複利用性、生態和諧性、保濕性、舒適保健性以及隔熱保溫、濕呼吸等功能性質、裝飾美化性質,對保護自然和保護生命健康都有重要作用。除此之外,磚瓦的體積穩定性,是建築長壽命的重要特質,是中國古典建築得以留存傳承的根本。

                    伴隨著“新磚瓦工業”的到來。現代工藝制造的陶質磚不再是過去那種形體單一、功能單一、文化落後的燒結磚,更不是依靠消耗肥沃土壤、造成地球千瘡百孔的粘土磚,而是更綠色、更環保、能循環利用、精度可達0.1mm的“新磚瓦”。這一新磚瓦的種類目前已增加至兩千多個品種,在形體和色彩上滿足人們的多樣需求,既可以做維護材料,也可以做內、外裝飾材料,又可以做地面磚,還可以做成各種各樣的藝術建築精品、維護用磚、裝飾用磚、功能用磚、環境用磚以及各種特種磚,它們將成爲一種時尚、文明、文化的符號。高玲還強調,她的目標是打造區域文化材料,根據地域特色、氣候條件、原料特性的不同,形成“京磚”、“魯磚”等特色建材,爲中國綠色、長壽命、可持續發展的特色建築服務,爲推進新型城鎮化服務。

                    從陶質磚談到磚瓦建築,高玲異常興奮,她爲我們介紹到,她首次感受到磚建築的偉大在于故宮長城,而後來的國外遊曆又豐富了她對磚瓦建築的認識--磚具有無限可能性(如圖)。如今,國內對磚瓦建築的重視和取得的成就讓她興奮不已,磚瓦壘築高度可達百米,磚 瓦建築的壽命可達200年以上。一切數據顯示,我們可以用磚瓦爲城市鑄魂,爲新型城鎮化鑄魂。可喜的是,國內一些知名的建築大師對陶質磚有著深刻的理解和認識。比如著名建築設計師莊惟民、王澍、李興剛、方雲飛等,他們通過對大量陶質磚的巧妙運用,以建築爲載體,用磚紅展示現代建築文明,傳承了中華曆史一脈相承的建築文化。跨越年代、橫亘古今的經典建築材質--紅磚,以它沉靜的、深邃的、讓人感動的方式,表達了磚瓦建築獨有的建築氣質。收集舊磚瓦建成的甯波磚瓦博物館榮獲了“建築界諾貝爾獎”之稱的普利茲克建築獎,建川博物館暨汶川地震紀念館榮獲歐洲維納博艮磚築獎提名,都展示了人們對磚瓦建築的認同和喜愛,這些建築成爲了當代具有標志性的、典範意義的現代磚瓦建築的經典之作,與以老北京四合院、安徽徽派建築、蘇州園林建築爲代表的古典建築群遙相呼應,共同形成了具有鮮明特色的中國建築文化,爲今天中國城鄉建設的迅速發展,爲城市規劃、住房建設、環境設計等提供著豐富的營養和借鑒。

                    高玲所在的功力機器有限公司,多年來一直致力于現代磚瓦裝備的創新與發展,致力于現代磚瓦産品的研究與推動,爲磚瓦建築提供基礎保障。欲窮千裏目,更上一層樓,今天高玲的夢想再次起航,著手打造磚瓦的聖殿,用磚瓦構建藝術結構,采用體驗的方式,通過磚瓦的靈活運用和豐富的建築形式建設文化藝術中心,打造“中國記憶”、“中國鄉愁”。
                

                
                     踐行五大發展理念,落實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留住中國記憶

                    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五大發展理念,爲磚瓦建築的發展提供了新思路。創新,是基于傳統的創新,是技術、材料、工藝和藝術的創新,包括磚的生産設備、材料工藝和建築形式等各方面的創新,目的在于傳承傳統,開拓創新,與時俱進,既傳承傳統文化,又滿足現代人的需求,打造“中國記憶”的綠色安居工程。協調,強調的是發展的平衡性、包容性、可持續性,落實在磚瓦建築既要滿足人們的生活需要,又要打造文化家園,爲城市鑄魂,爲新型城鎮化鑄魂,滿足人們的精神需要,同時促進區域和城鄉發展的整體性和協調性。綠色,對磚瓦建築的要求在于其對環境的適應性和協調性,以人爲核心,創造生態宜居的生活環境。開放,倡導引進來,走出去,引進國外先進的磚瓦技術和建築理念爲國內建築服務,將融合中國特色磚瓦文化的特色建築推向世界的舞台,讓世界重新認識中國,留下“中國記憶”。共享,是資源的共享,中國磚瓦現代工藝的發展必須走綠色發展之路,走節能減排之路,節省資源,減少資源消耗,從而贏取世界對中國的尊重,共享是文化的共享,磚瓦承載著發揚多元文化,構建社會主義新農村的曆史使命,今天的建築要爲明天做曆史,爲明天留下“鄉愁”,將中國特色文化代代相傳。

                    運用現代磚瓦重塑中國記憶、留住鄉愁,也是磚瓦行業實現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必然要求。長期以來,我們的城市、我們的鄉村之所以出現千城一面、千村雷同以及特色、文化傳承丟失,一個重要原因是能夠起到傳承作用的建築材料的缺失。一些設計名家要想成就建築精品,要不從國外定制磚瓦,要不收集利用舊磚瓦,而國內整個行業滿足不了形成文化符號的建築要求。所以磚瓦行業必須勇于承擔社會責任,運用現代工藝引導磚瓦行業創新升級,用新觀念、新理論、新技術,推行高端産品和高端裝備,提升磚瓦品質,爲人們創造綠色宜居環境,建設有“中國味”的城市和鄉村,開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新境界,留住“中國記憶”。

                    結束語:磚瓦建築是世界曆史長河中的“記憶”,中國磚瓦建築是中國曆史長河中的“中國記憶”。當今社會,建築壽命短更叠快,今天我們都難以找到30年前的記憶,明天我們又去哪裏尋找鄉愁?所以,我們這一代要記住鄉愁,下一代也要有鄉愁,而磚瓦建築才是每個曆史時期的形體符號,記住鄉愁的根本在于用現代磚瓦塑造既符合現代人的生活需求和精神需求,又彰顯曆史文化、民族特色、本土風情的建築群落,用建築的表達方式和方法留住傳統文明,服務現代社會。“秦磚漢瓦”塑造了中國2000多年的“中國記憶”,以陶質磚爲代表的現代磚瓦必將在傳承傳統建築文化基礎上,重塑 “中國磚瓦”,讓世界記住中國,爲中國記下當今,爲後代創造記憶,讓後代記住鄉愁。